首页 工作交流 内容详情

银发与红领巾一起飘扬

——江苏大学“四点钟学校”关爱学生纪事

发布时间:2020-12-22 12:44:39

银发与红领巾一起飘扬

——江苏大学“四点钟学校”关爱学生纪事

 

江苏大学关工委

 

  在2018年第十三届人代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为南京小学的弹性离校点赞。其实,早在2012年,江苏大学关工委就创设了“四点钟学校”,动员组织老同志力量,为广大青年教职工排忧解难,给附属学校的学生提供看护和学业辅导,让他们“弹性离校”。

  2012年,江苏大学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年教师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见>>等文件,旨在进一步提高青年教师的思想政治素质、道德情操和教书育人的水平。关工委积极配合,组织老同志到相关学院参加青年教师座谈会,座谈会上部分教师反映子女下午放学后无人照看,人生安全和学业辅导都是一个现实问题。针对这一实际情况,校关工委立即行动,与附属学校领导商议,决定以离退休老同志为主体力量成立义务“四点钟学校”。

联手附属学校,关爱少年学子

  全国教育系统关工委先进个人、时任江苏大学关工委主任金树德认为,关工委的工作要从常态化转变为优质化,重点是重实效,重创新,围绕需求就有实效,特色就是创新,品牌就是创新。

    正是基于这一理念,自2012年成立以来,在校关工委的领导支持和全体工作人员的积极努力下,“四点钟学校”工作开展卓有成效。每学期,附属学校都有约15%的学生参加,且逐年增多,2019年上半年报名人数近百人。“四点钟学校”深受孩子们的喜爱和家长的欢迎,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镇江电视台、京江晚报都到“四点钟学校”进行过采访报道。时至今日,“四点钟学校”已经成为一个品牌,成为社区教育的新载体、立德树人的新阵地、素质教育的新课堂。“四点钟学校”的创办顺应了时代发展要求,其长达八年的坚持本身也可谓一种创新。

与其他仅仅停留在托管层面的社区平台不同,“四点钟学校”不仅保障安全、关心孩子冷暖,而且关心孩子们的学业,关注他们身心发展和健康成长。对一般的孩子,值班的爷爷奶奶们能做到及时纠正孩子的坐姿、写字的姿势,帮他们检查作业、默字、修改文章、纠正错别字等。发现孩子身上的问题会及时找他们谈话并及时与家长交流,共同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对待特殊的孩子,爷爷奶奶们能给予特别的关注,引导孩子们走上健康的德育培养之路。有一个从加拿大回来的孩子很不适应国内的教学模式,常常表现出不守纪律,不爱做作业等问题。但通过观察,我们发现这个孩子身上也有很多优点。他聪明懂礼貌,爱看课外书,善与他人交流。针对他的情况,我们在与他聊天交谈中帮助他分析问题,告诉他如何适应国内的学习生活,如何与人相处。他喜欢阅读,我们就帮助他挑选课外书,破例让他把自己喜欢的课外书带回家看,或帮他收起来第二天再看。若他自觉遵守纪律,主动完成作业,就及时表扬或给颗糖作为奖励。

“四点钟学校”另一独特创新之处就在于赋予这一“学校”独特的教育内涵,改革和创新了学校、社会、家庭三位一体德育工作模式 ,把学校、家庭与社会三方面资源结合起来,合力深化推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丰富和延伸了校外教育功能,使孩子们无论是在校园还是家里,都能感受到全社会的关爱和呵护。

八年风雨兼程,演绎动人故事

 “四点钟学校”开办至今,已历经八年风雨。八年来,不断借鉴了院校教育模式的优势,成功组建了一支以附校退休教师为主体的管理队伍。其中20余名义务值班员多为平均年龄六七十岁的老同志。他们将在家做饭、带孩子的时间用于值班,每两周值一次班,每次一个半小时。每次值班都提前十几分钟到岗,做好门窗通风、整理桌椅板凳等各项准备工作,从未有脱岗现象,他们用无私的奉献谱写了一首首感人而又温暖乐章。

 83岁高龄的杜玉清老师是“四点钟学校“的负责人之一,工作极度负责,细致周到。每学期的第一轮值班,她都要到学校去看看,对值班老师提出要求,帮助他们尽快进入角色,投入工作,还经常去查岗。她患腿疾多年,走路尚且需扶墙,上下楼梯更是不容易,但她坚持工作,甚至为请假的老师代班,为“四点钟学校”的全体工作人员做出了榜样。

  丁玲老师是附校的老领导,身体一直欠佳,患过癌症,做了五个支架。但她多次提出:“‘四点钟学校’如果人手不够,就多排我几次。”病情稍有好转她就主动要求上岗,对工作也很负责。一次一个顽皮的小孩想出去玩就谎称爸爸在门口等他。丁老师说:“你太小,我没见着你家长你不能走。”直至天黑也没有见着孩子的家长,丁老师主动送孩子回家,直至家长回来才离开。赵桂芳老师在值班期间遇到身体不适,但她仍然坚守岗位,直到需要住院治疗才提出找人代班的请求,还表示身体康复了就随叫随到。

  刘敏、徐华林老师因白内障做了手术,眼疾情况一有好转就要求上岗,还积极主动替请假的老师代班。刘敏老师的老伴去世了,我们考虑其情绪想另外安排人,但她仍然坚持,她说;“我一看到这些孩子,我就高兴。”年近80岁的章华卿老师血压高,情况危急住了院,刚出院就来值班了,还幽默地说,我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刘鉴月老师也因病重住院,病危通知书下达了三次。我们去探望她,她说等我好了,我还要去值班,因为我爱这项工作,我爱那些孩子。孙月芬,张淑英两位老师也都是近80岁的老人,一个腰疼得厉害,一个几次住院,但从未耽误值班。

  欧娅娥,林书萍两位老师因外出有事,无法赶来值班便让老伴来代班。林书萍、郑金芳、周惠琴这三位老师家里均有病号,都住在养老院,但他们值班从未缺席,有什么困难都说能坚持。郑金芳老师说:“我就是不愿意离开这个大集体。”

  ,戴玲玲这两位老师家里添了第三代,但他们把自己家里的事放下,按时按点上岗。辛老师不小心摔断了胳膊,吊着胳膊来值班,没请一次假。薛美生老师人在常州,轮到值班特地从常州赶回来,就怕给别人添麻烦。

  在“四点钟学校”,老同志们主动放弃外出活动,带病坚持值班事情不胜枚举。多年来,“四点钟学校”践行这样一种温暖的理念: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我们责无旁贷,我们不遗余力!

未来任重道远,关爱永不止步

  习主席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提出:“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着力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

2016年,“四点钟学校”被江苏大学关工委评为先进集体,2017年被镇江市关工委评为先进集体,2019年获评江苏大学第四届“感动江大”人物。大家的付出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老同志更有干劲了。他们一致认为,参加关工委工作愉悦了精神,强健了身心。为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者做贡献,是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中最有意义的内容,是党和人民最希望老同志出力的地方,也是老同志为实现其为革命和教育事业奋斗终身的崇高夙愿的最佳选择。

    生命在延续,事业永不停,关心下一代工作,是一项常做常新,永无止境的事业。我们会努力办好“四点钟学校”,把“四点钟学校”打造成关工委的响当当的品牌,让年轻教师安心工作,让孩子们健康成长,让银发和红领巾一起飘扬。


您是 104136361 访问者

云服务支持:路特云媒体融合平台      技术支持:南京路特软件有限公司